民谣是生

民谣是生,摇滚是死,而我在其中穿梭,生不如死。

我来到这个世界23年,吃过屎,也吃过佳肴,我吹的牛像我,我装的b也像我,但是都不成功遭了雷劈,恍惚觉得,我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也不是我以为的世界。

我喜欢写诗,就像嗜酒者渴望所有醇香的美酒和女人的奶,我喝过,有酒味;我说:这个是社会会写诗的人不多了,会写诗的又写的比我好的又少了,写的比我好还比我会装逼的那就更少了;我又说:这世界上诗比我写的好比我会装逼,还让我敬佩的人,顾城算一个,海子也算一个,但是他们都死了,所以,我很寂寞。

我喜欢女人,喜欢她们的青葱小手和大白奶子,但是,我更喜欢她们的回眸一笑,沧海沉浮而芳亭傲立,我想我要左手提剑,右手抱着我的女人,对她说:等我前去披荆斩棘,杀得前路朗朗清清,脚踏七彩祥云,带着一身荣光,我就回来娶你,等我。

于是,我心中有火,头上有光,杀佛杀魔,傲立在华山绝巅。我从不把仇人放在眼里,因为,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。但是,这次我的敌人耍懒,他们不用剑用刀,三个人来向我寻仇,我费尽力气杀胜了他们,却跌落山谷。被一个少年救起,我说:少年,给我口水喝吧,少年递过水囊,却把剑插进了我的胸膛,我说为什么?少年说:你是坏人,那为什么救我?我母亲让我来救你,说完,拔出剑,眼神冷漠,像极少年的我。

然后,我死了,我的女人等不了我,我死在无名的臭水沟,身体和灵魂一起腐烂。